星期六, 十一月 25, 2006

潜规则

吴思先生的《潜规则》一书里说监狱那章我一直印象很深。在监狱里牢头把犯人分为几等,按孝敬的钱来分等级,待遇差异明显。那些没钱的犯人会被惩罚,以体现规则的权威,让新犯人知道不给钱的后果,也让遵守规则之犯人觉得钱没白花。方苞就体会到了潜规则的厉害,写下了《狱中杂记》一文,在当时类似于揭黑报告文学,文写了,影响也有了,规则依旧,也没听说这《狱中杂记》让当时的监狱面目一新,所有规则烟消云散。

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这个张钰是不是揭潜规则的英雄,我终于想明白了,她不是。恰恰相反,她其实是在向这个潜规则表达不满,她正是在用潜规则达到她的目地,她的行为跟正义无关。在一片支持她揭黑的声浪中,很多人都是出于义愤,占据着道德的制高点,稍微有点质疑的声音就被骂得狗血喷头。其实现在看来那个潜规则被加固了,圈子里的人和想挤进那个圈子的人都更加明白了维护规则的重要性。

难道说影视圈都象她所说的那么黑暗吗?我看未必。现在好像大多数是私人投资影视,他们会对作品负责,资方不会拿钱让导演烧着玩,没资质的演员不会因为上了床而上戏。起码我第一眼看到张的照片时,连我这个外行都知道肯定没戏。现在人人感觉进了那个圈子就得跟导演上床,某种方面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张钰在为这个规则造势呢?会不会误导那些入行的新人?

不管怎么说,这个规则肯定是有,到处都有,而且会继续存在,在这个体制之下,不会有丝毫改变。

我如此反对占据道德高度,动不动就高喊正义,是因为正义会被人利用,只有看清楚才不会被忽悠,吃的亏还少吗?

当年不正是同样的一群人手拿鲜花、口喊颂歌激动地把正义之师迎进城的吗?

0 评论: